• 文化臨沂>非物質文化遺產>

    藍印花布非遺傳承人相漢高:用浸入生命中的那抹藍傳承沂蒙大愛

    相漢高,臨沂市藍印花布第六代傳承人,市級代表性非遺傳承人。中國工藝美術學會理事、山東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臨沂市民間文藝家協會理事。相漢高義無反顧的承擔起了第六代傳承人的重擔,他在做藍印花布的同時也會做一些抱枕、短袖之類的用品,并積極參加大型活動宣揚和傳承藍印花布藝術。

    本報曾經于5月12日刊登過《少女患怪病左臉腫脹》一稿,介紹了16歲少女朱芮瑩患了左臉腫脹像饅頭的怪病,因其家境貧寒沒有錢去醫院檢查,熱心公益慈善事業的相漢高聽“沂蒙女雷鋒”李小魯講完朱芮瑩的故事后,毅然決定義賣價值2萬元的12副藍印花布,義賣所得全部捐給朱芮瑩用于治病。

    藍印花布第六代傳承人

    11日,記者走進相氏老染房時,滿院懸掛的一匹匹正在晾曬的藍印花布,宛若從仕女圖中走出的古典美人,艷而不俗,清雅脫塵。那大片大片的藍色,仿佛讓人置身于煙雨朦朧的江南水鄉。

    藍印花布印染技藝是一種靛藍花布的防染印花方法,染料是從蓼藍草中提取的。防染用的豆粉、石灰混合成的糊狀物俗稱“灰藥”,此糊狀物是通過型版而漏印到坯布上,形成花紋。

    相漢高給記者展示藍印花布的代表作品。



    待布匹浸染晾干后,去掉“灰藥”的部分是白色花紋,其余就是染上去的顏色。現在的藍印花布一般可分為藍地白花和白地藍花兩種形式。藍地白花布只需用一塊花版印花,構成紋樣的斑點互不連接。

    相氏藍印花布肇始于清嘉慶年間,為家族世代相傳之工藝,至今已傳承六代,有200多年的歷史,相氏老染房藍印花布在2014年6月被錄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院子前面種了很多染色用的蓼藍,藍印花布原材料都是從植物中提取,純天然!很多圖樣也是我原創的。”相漢高說道。


    相漢高與大師韓美林合作完成的藍印花布代表作。



    相漢高是相氏藍印花布的第六代傳承人。幼時便和家父相友文(第五代代表性傳承人)學習藍印花布印染技藝,對藍印花布情有獨鐘,后來憑借這門手藝,他拿到了多個技藝文憑,專心致志于藍印花布制作。

    從事藍印花布印染數十年,相漢高屢次參展并獲獎無數:2011獲得山東省優秀文化人才獎;2012年參加中國非遺博覽會;2013年參加中國國際文化藝術博覽會;2014年參加第四屆全國非遺聯展;2015年參加中國長江非遺大展;2016年參加第四屆中國非遺博覽會;2017年參加全國手工藝產業博覽會。2018年,參加中國民間工藝品博覽會,其作品《大吉大利》獲得重點推薦作品獎;2018年參加第五屆中國柳編旅游文化博覽會,獲得優秀獎;2018年參加第五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會;2018年參加文化部、旅游部、教育部及人社部組織的“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計劃”,以研修班優異成績結業;2019年作品《錦瓶盛世國泰民安》被中國工藝美術學會收藏。

    與藝術大師韓美林合作

    相漢高介紹說,沂蒙藍印花布是廣受群眾喜愛、極其珍貴的民間手工藝品,既有很普遍的實用價值,同時也有著鮮明的藝術價值和一定的市場價值。

    對于文化價值,相漢高說,印染藍印花布是民間人民群眾共同的創造,它融匯廣大人民群眾的智慧,代表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意愿。藍印花布的花紋圖案是民間廣大人民群眾最喜聞樂見的工藝品,它的花紋圖案的設計有著普遍的創意性和人民群眾的喜好性。如“鳳穿牡丹”象征著吉祥幸福,“梅蘭竹菊”意喻品德高尚等,這些全是鮮明的立意,普遍地表達廣大人民群眾的意愿和理念。民俗文化的氣味十分濃厚,對民俗研究有一定的價值。

    相漢高與大師韓美林合作完成的藍印花布代表作。

    對于藍印花布未來怎么看呢?相漢高介紹了它的開發價值: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與進步,當代高度發展的文化和科學知識的產生,無數現代化的新興工藝品不斷地出現,幾乎壟斷了整個消費市場,特別是布匹絲織品行業,大量的新興工藝代替了過去民間的手工工藝。因此,印染這一民間手工工藝也就處于瀕危凋零的邊緣。然而,隨著當前旅游事業的發展與繁榮,民間手工工藝品的需求量越來越增加,印染藍印花布這一民間傳統手工藝品又逢時而興,造時而榮,近幾年來,隨著臨沂旅游業的興起,旅游商品需求旺盛,印染藍印花布作為帶有濃郁沂蒙地域特色的旅游商品,有著極高的開發價值。

    “我決定近期在蘭陵壓油溝景區,開一個大型藍印花布的藝術館,一邊通過景區向游客推薦藍印花布,同時也在介紹我市這項非遺的歷史底蘊。”

    相漢高說,他還與藝術大師韓美林合作設計藍印花布紋樣,制作的共計數十件件作品捐贈給韓美林藝術館。

    用這抹藍色傳承沂蒙大愛

    因為熱心慈善,相漢高結識了“沂蒙女雷鋒”李小魯,慢慢地,相漢高也參加了一些愛心活動并且自己的捐款也數不勝數。

    近期,聽聞臨沭怪病女孩朱芮瑩在上海做手術后,仍然需要康復整容等后期費用以后,他毅然決定義賣12副價值2萬元的藍印花布,義賣的所有費用都通過沂蒙愛心聯合會和李小魯等人捐給朱芮瑩。

    “因為疫情的原因,我在蘭陵壓油溝籌建的藍印花布藝術館還沒有建起來,手頭比較緊。但是我聽了李小魯介紹的朱芮瑩的事情以后,仍然想通過自己表達一下。怎么辦呢?我想到了將手里的因為疫情原因壓貨的藍印花布進行義賣,義賣后所有錢款都捐給朱芮瑩!”相漢高在談起因為自己籌建壓油溝的藝術館所以手頭比較緊的時候反而覺得很不好意思,像是犯了錯的孩子。

    李小魯和相漢高一同展示裝裱好的藍印花布作品。

    李小魯等大伙都一起寬慰相漢高,“自己沒錢都義賣藍印花布來給朱芮瑩這孩子籌錢,你是我們大家學習的榜樣!”李小魯也豎起來大拇指。

    李小魯說,她將幫助相漢高將12副藍印花布掛在自己的皇山閣書畫院里義賣,她那邊書畫愛好者多一點,藝術都是相通的,12副藍印花布應該不愁賣。

    “希望借助晚報平臺來給讀者呼吁一下,那些對藍印花布感興趣并且有愛心的朋友,可以來位于河東區東興路與鳳凰大街交會處東南角的皇山閣書畫院來認購,所有義賣款都將捐給朱芮瑩!”李小魯說。

     臨報融媒記者 江巖

    責任編輯:辛穎

    分享到: 0
    關閉】【糾錯:linyi0539china@hotmail.com】
    暖暖日本在线观看